import_contacts 《千年一叹(国家地理图文版) (余秋雨)》

越是对抗越是趋同,这种现象很值得玩味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一切危机都迫在眉睫。文化本来应该是一种提醒的力量,却又常常适得其反,变成了颠倒轻重缓急的迷魂阵。这次在路上凡是遇到特别触目惊心的废墟我总是想,毁灭之前这里是否出现过思考的面影、呼唤的声音?但是大量的历史资料告诉我,没有,总是没有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如果我们用残暴来对付邪恶,那么残暴所带来的也只能是邪恶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我听了一惊,心想:宗教的起因,可能是对身边苦难的直接反应。但一旦产生便不再受一时一地的限制,因此也无法具体地整治一时一地。你看悠悠两千五百多年,佛祖思虑重重的这条道路,究竟有多少进步?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这便是人类辉煌的古文明。一个个全都看过来了,最后却让寻访者成了一个不知说什么才好的泥人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喜马拉雅,我真的来到了你的脚下? 从小就盼过多次,却一直想象着是从西藏过去。从未想过把它当做国门,我从外边来叩门! 说不清哪儿是真正的国门,但是门由路定。这次我们走的这条路,是人类文明的路基所在,因此即使再冷再险,也算大门一座。 以世界屋脊作门槛,以千年冰雪作门楣,这座国门很气派。 我不知出国多少次了,但中国,你第一次以如此伟大的气势矗立在我眼前。这次终于明白,不是距离的遥远,也不是时间的漫长,才会产生痛切的思念。真正的痛切是文明上的陌生,真正的思念是陌生中的趋近。 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回想我所看到的那么多古文明发祥地,没有例外,都已衰落。在它们面前,目前世界上那些特别发达的地区,完全算不上年岁。而它们的年岁,却成了当代文明地图上的褐瘢。年岁越高,褐瘢越深,麻烦越多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一切生命体都会衰老,尤其是那些曾经有过强劲勃发的生命体,衰老得更加彻底。这正印证了中国古代哲学所揭示的盛极必衰、至强至弱的道理,对我来说,并不觉得难以理解。但是,当我从书本来到实地,看到那些反复出现在历史书上的熟悉地名与现实景象的可怕分裂,看到那些虽然断残却依然雄伟的遗迹与当代荒凉的强烈对照,心中还是惊恐莫名。人类,为什么曾经那么伟大却又会那么无奈?文明,为什么曾经那么辉煌却又会那么脆弱?历史,为什么曾经那么精致却又会那么简单?……面对这样的一系列大问题,我们的生命微若草芥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它们并不是因为“过时”才毁灭的。既然我们可以一步跨入它们,那么,毁灭也可以一步跨入我们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克里特岛上的古文明,毁灭原因至今无法定论,而我则偏向于火山爆发一说,我在前面的日记里说过理由。无论如何,这是一种高度成熟文明的突然临危,真不知它的最后状态是庄严、悲壮的,还是慌乱、绝望的。天下任何一种文明都不能幻想自己长生不老,却能在最后的日子里选择格调。也许有人说,都已经要灭亡了,还要什么格调?我说,正因为要灭亡了,只剩下了格调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© 2022 书见 反馈建议

add_circl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