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port_contacts 《千年一叹(国家地理图文版) (余秋雨)》

月光下的沙漠有一种奇异的震撼力,背光处黑如静海,面光处一派灰银,却有一种蚀骨的冷。这种冷与温度无关,而是指光色和状态,因此更让人不寒而栗。这就像,一方坚冰之冷尚能感知,而一副冷眼冷脸,叫人怎么面对?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无罪的耶稣被有罪的人们宣判为有罪,他就背起十字架,反替人们赎罪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这种宗教悲情有多种走向。取其上者,在人类的意义上走向崇高;取其下者,在狭窄的意气中陷于争斗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任何像样的宗教在创始之时总有一种清澈的悲剧意识,而在发展过程中又都因为民族问题而历尽艰辛,承受了巨大的委屈。 结果,谁都有千言万语,谁都又欲哭无声。 这种宗教悲情有多种走向。取其上者,在人类的意义上走向崇高;取其下者,在狭窄的意气中陷于争斗。 但是,如果让狭窄的意气争斗与宗教感情伴随在一起,事情就严重了。宗教感情中必然包含着一种久远的使命,一种不假思索的奉献,一种集体投入的牺牲,因此最容易走向极端,无法控制。这就使宗教极端主义比其他种种极端主义都更加危险。从古到今,世界上最难化解的冲突,就是宗教极端主义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历史有很多层次,有良知的历史学家要告诉人们的,是真正不该遗忘的那些内容。但在很多时候,历史也会被人利用,成为混淆主次、增添仇恨的工具,因此应该警惕。特别应该警惕那种煽风点火的“知识分子”,他们貌似充满激情,其实早已失去良知。 几个文明古国的现代步履艰难,其中一个原因,是玩弄历史的人太多。 历史只有从细密的皱纹里摆脱出来,才能回复自己刚健的轮廓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人类有比常识更长的历史,更多的活法,更险恶的遭遇,更寂寞的辉煌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这就像在山间行路,太封闭、太寂寞,只想唱几声,却谁也不想把歌声捡回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为了追求有序而走向无序,为了规整文明而损伤文明,这是我们常见的恶果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古代亚洲真正的巨人,一时气吞山河,但当中国真正接触它的时候,它最强盛的风头已经逝去。它的第二度辉煌曾与唐朝并肩,但唐朝又目睹这种辉煌的殒灭。这是一个离我们很近,交往又不浅的“大户大家”。我在这儿漫游,就像是去拜访祖父的老朋友。两家都“阔”过,后来走的道路又是如此不同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这样的河山,出现伟大时一定气韵轩昂,蒙受灾难时一定悲情漫漫,处于平和时一定淡然漠然。它本身没有太大的主调,只等历史来浓浓地渲染。

more_horiz
favorite_outline

momo 回应

© 2022 书见 反馈建议

add_circl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