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试教育的结果是:工人不想再做工人,农民不想再当农民,而大多数中产阶级,除了吃国家职员这碗饭外,不想让他们的儿子从事任何别的职业。学习的唯一目的不是让人为生活做好准备,而是只打算让他们从事政府职业,在这样的行当里想要取得成功,根本无需任何必要的自我定向,或表现出哪怕一丁点个人的主动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