稍不留神,我们很可能会变成“做事的人(human doing)”,而不再是“存在的人(human being)”,而且不再记得自己究竟是谁,为什么做出这种种行为。